第846章:擁有世間所有的美好(大結局)

發佈時間: 2023-07-25 22:36:04
A+ A- 關燈 聽書

 燕禹聽了,頓時有些氣惱。

 他把瓷碗放在桌上,氣急敗壞的說道:「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所以才捨得讓別的女子來伺候我?是不是我有多少個女子,你都不甚在意!」

 燕禹甚少跟王佩蘭發脾氣,忽然叫喊了一番,把外頭的宮人都給嚇壞了。

 但無人敢進去。

 王佩蘭還是抿了抿嘴唇,還是說道:「可是……可是你將來要繼承皇位,要榮登大寶,到底是會有別人的。」

 她父親和哥哥都有了,何況是燕禹。

 所以,她自小就很清楚,她只會做好自己的本分,生兩三個孩子站穩腳跟,只要自己不讓別的女子分得太多的寵幸,這樣就行了。

 燕禹卻直接說道:「不會有別人!你也不能有!」

 他盯著王佩蘭,很是堅定地說道。

 王佩蘭晃了晃神,對上了燕禹的眼睛:「殿下,你是在說什麼胡話?」

 「我沒有說胡話,我現在非常認真,我父皇都如此,我為何不能如此!」燕禹說道,「這是我家的傳統,你別再說了,反正我就只有你一個。」

 他想著,就連哥哥也是只要娶寶姐姐,他是斷然不能落後的。

 王佩蘭張了張嘴巴,這會兒倒是說不出話來了。

 說不感動是假的。

 她何嘗想要跟別的女子分丈夫呢,但世間女子皆是如此,難道她要做一個另類,然後被別人說她是善妒?

 她立即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殿下真好。」

 她決定了,明日再給燕禹做幾樣糕點過來,表揚一下他。

 另一邊。

 燕泓隨著李純寶巡查過了好幾家國營醫館,李純寶每到一處,就會補充一下醫療物資。

 看著不少的藥丸和醫療用品從系統空間里被掏出來,他是目瞪口呆,而且第二天,那些東西都會填補上,他頓時又是警鐘大響。

 他抿抿嘴,道:「寶兒,我以前就想過,你肯定不是什麼仙子,仙子應該只會用法術,哪還能生出這種東西來。」

 他們兩人已經成親,李純寶就沒想著瞞著他。

 她眨了眨眼睛,說道:「那你說說,我如果不是仙女的話,我為何能掏出這種東西來?」

 燕泓目光沉了沉,道:「這倒是不難,父皇和母後有時候會說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我現在聯想了一下,覺得你和母后都不是什麼仙女,而是從別的地方來的,只是你們那個地方,比我們這兒要厲害不少。」

 光是這些醫療物資,他就能夠推測得出來。

 李純寶看著燕泓凝重的臉,哇啦一聲:「阿泓,你可真是厲害,原來你早就知道我誆你的呀?」

 燕泓點點頭。

 其實他一直很擔心,怕母後會走,怕寶姐姐會走。

 現在他也是想跟李純寶說開,他不想再提心弔膽。

 「你說得沒錯,我和師傅都是來自別處。那兒的科技水平高,醫療水平自然也高。」李純寶說道,「我們就算是……對,靈魂來了這裡,不過我比師傅好一點,我這鐲子其實是高科技醫療空間,是跟我的意識綁定的,所以跟著我來了這裡。」

 也算是幫了她不少忙,不然她一個農家女,還真的難吃開。

 燕泓繃緊了臉,像是在思考什麼重大事情,半響都沒開口說一句話。

 李純寶以為他嚇壞了,連忙問道:「阿泓,你怎麼了?是不是我說的難以理解?」

 「不難理解,也就是說,你們本就不是這裡的人。」燕泓抿抿嘴,心頭有些難受,「寶兒,母后不會走,那你會走嗎?」

 「啊?」李純寶愣了愣。

 「我聽父皇說過一嘴,他感謝母后,留在這裡陪他。」燕泓越說越心驚,他怕極了,直接過去將李純寶擁入懷中,「寶兒,如果有一日你厭棄了我,會不會走?」

 他用了力氣。

 李純寶差點喘不過氣來。

 她哭笑不得,就說嘛,自從他們外出巡查以來,燕泓就一直心事重重,不知道在想什麼東西。

 原來是在擔心這種事兒。

 她嘴角彎了彎,也伸手抱住了燕泓,把頭埋入他的懷中,道:「你長得那麼好看,我哪裡會走?我不走我不走,就算是天王老子來請我,我也不回去了。」

 何況她的肉身早就被炸爛了,難道回去做孤魂野鬼嗎?

 燕泓聽了她這話,身體鬆弛了下來,他常舒了一口氣。

 放開了李純寶,他還是不確定的問道:「所以你也會像母后一樣,願意留在這裡,跟我……生兒育女,攜手到老嗎?」

 「那是自然。」李純寶堅定的點點頭。

 燕泓終於笑了。

 同時打算好了,他一定要好好保養,讓自己的俊顏永駐,如此李純寶就不會嫌棄他,不會生出回去的念頭了。

蜜糖言情 www.sugar1688.com

 夜幕降臨,野外的風還帶著幾縷青草的味道。

 「你等等。」

 燕泓像是變戲法一樣,拿出了個蓮花燈籠。

 那蓮花樣式做得極好,栩栩如生。

 李純寶眨了眨眼睛,驚喜道:「這燈籠可真好看。」

 「今日是七夕。」燕泓說道。

 李純寶這才想起來,她近日是忙壞了,竟然忘了這樣的好節日。

 嘿嘿,這畢竟是跟燕泓婚後過的第一個情人節啊。

 「上一年我們沒一起過,今年總算一起過了。」燕泓把燈籠交到她手裡,「寶兒,往後每一年的七夕,我都送你一個燈籠。」

 「不止如此呢,我生日,結婚紀念日,你都得送禮物給我。」

 李純寶一直看著那蓮花燈籠,眼眸亮亮的。

 燕泓笑著點頭,「好。」

 ——

 燕禹也出了東宮,帶著王佩蘭在街上過七夕。

 他也送了王佩蘭一個小燈籠,隨後還帶著人去放了水燈。

 他容貌出色,自然是引起了不少姑娘的注意。

 王佩蘭謹記燕禹之前的話,便直接挽住了燕禹的手,宣誓主權。

 那些姑娘自然望而卻步,暗暗可惜。

 燕禹和王佩蘭都想著,回去就跟陛下求情,趕緊把婚事辦了。

 ——

 太子都帶著未來太子妃跑出宮了,楚霽風也懶得做勞模,早早就去了鍾月宮。

 他今日也想帶蘇尹月出宮逛了逛,蘇尹月直接拒絕了他:「然兒和妤兒都在,我們怎能丟下他們出宮去呢。」

 楚霽風倒是精明,讓嬤嬤帶著孩子出去玩。

 他硬是湊上去,要跟蘇尹月膩歪。

 蘇尹月推開他:「他們還小,你倒也忍心。」

 「怎的不忍心,他們長大了后,自有他們的一番天地。我就是要跟自己的媳婦呆在一起,就是要粘著你。」楚霽風說道。

 借著燭火,蘇尹月還是看到他鬢間的幾縷白絲。

 她嗤嗤一笑,眼角也有幾道小皺紋:「雖然我們都敵不過時間的流逝,但能一起變老,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楚霽風眸光儘是溫柔的笑意,親了親蘇尹月的額頭。

 「的確如此。」

 有她,有孩子,他就是擁有了世間所有的美好。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