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五百一十章 大結局

發佈時間: 2023-07-25 22:34:29
A+ A- 關燈 聽書

整理完所有的卷宗,明晟伸了一個懶腰,這些東西足夠讓方智範下不來臺了,美中不足有些可惜的是,這裏面沒有吳慶炳的任何想管證據,沒想到這個老傢伙還真的謹慎。

從旁邊倒了一杯水,明晟也給面前這個人倒了一杯,遞到他的面前:“你大概一早就想到會有被他給暗算的這一天,所以纔會把這些勒令消除的信件,還有通話錄音留着吧。”

擡着眼皮看着面前的水,于禁沒有喝,悶聲悶氣的回答着:“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永遠都用不到這些證據,做我們這行的總需要給自己留一個後路。”

其實明晟原來也屬於殺手,自然知道殺手留給自己的後路,那這杯子站在旁邊有些傷感,這些後路竟然全部都裏給了一個剛認識了幾天的敵人。

如果於禁足夠冷血的話,完全可以用這些東西和他們講道理,讓他們把他給放出去。

可是還沒有,冷血的程度不足以成爲一個殺手,有時候幹這一行有良心都是一個錯誤,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的錯誤。

嘆了一口氣,收拾着桌子上的東西:“我問完了,明天你就可以去外面居住了,過幾天就到了法庭指控的時間,再問你一遍真的要幫組我們?”

“徐川怎麼樣了?”不知道水涼了沒有,于禁拿起來喝了一口起,答非所問。

明晟神情一停頓,過了一會帶着標誌xin的笑容:“我們按照你所說的已經找了回來,現在正在緊急治療,如果你出席的話我們會讓他在法庭觀衆席上出現的,到那個時候你就知道我又沒有撒謊了。”

“好。”于禁嘴裏蹦出來一個字,爲了讓自己能夠乖乖聽話上法庭作證,沒想到對方還真的是煞費苦心。

不過本來自己就已經是將死之人,在臨死的時候做點事也未嘗不可。

說完這件事以後對方又進入了一種老僧入地的感覺,站在房間裏面的明晟感覺自找沒趣,帶上門走了出去,一出門又在門口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徐川有雷打不動的來這裏監視着,當然他有充分理由相信現在已經不是盡義務,而是多管閒事的層面了:“老大說,用演技千萬不要用心,看樣子你沒有聽話啊!”

“事情做好了嗎?”徐川微微一笑沒有在意,反問道。

“當然。”明晟揚了揚手中的文件,正是因爲對方做的非常的出色,纔有自己施展的機會,這件事徐川絕對是一頂一的功勞。

又相互沉默了一段時間,徐川明顯有話說卻說不出口,擡頭看了一眼面前的人,有些後怕的詢問道:“于禁後來會怎麼樣?”

他知道楚淮南做事的風格,更知道這裏面的規矩,說什麼只要你交代了我們就會放過你,全部都是屁話,是絕對不可能的。

明晟眼睛一轉,繼續盯着面前的人:“他是一個殺手,按照律法處置。”

裏面的于禁可是要上軍事法庭作證的,要想要所說的話都符合證據的條件,那麼他本就要按照法律形式,估計在方智範後面跟着被判刑。

“我知道。”徐川失望的垂下眼睛,白唐生早就勸說他肯定是這個結果,他還不相信非要來問一問,這下可以徹底的死心了。

就在對方失望的要轉身離開的時候,明晟搖搖頭,明明拿過都已經寫在裏面上了,那麼想要救于禁,卻不開口請求他的幫助,看樣子煉堂和勝利集團想要磨合還要花一段時間。

突然出聲叫住了遠走的徐川,跟着道出瞭解決方法:“不過我會去趙老大的,避免死刑,就算是無期還是有緩刑和假釋的,放心,一定不會讓他死的。”

有些震驚的徐川大概沒有料到對方會幫助自己,眼神之中全是狂喜的神色,急忙開口表示着:“謝謝。”

明晟微笑着承受着這個道謝,看了一下時間,拿着文件離開的時候留下一句話:“徐先生欠我一個人情,不要忘記了。”

兩天後。

從牀上勉強的站起來的曲心安現在還發着高燒,楚淮南一臉擔心的在旁邊看着她費力的起牀,這個樣子還要去法庭真是夠嗆,可是這早就規定好的事情也不能不去做。

其實曲心安的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只是心病在作祟,只要一想到吳心悠的事情渾身就疼的非常的難受,轉頭去正好看見對方那張比自己還鬱悶的臉:“怎麼了?是不是你沒有把于禁給搞到,這次我不會真的要被關吧。”

“怎麼可能,我做事你就放心吧,一切都已經弄好了,只不過你的身體?”楚淮南讓保鏢扯撤到了一旁,自己伸手扶着自家的老婆。

表示沒有關係的時候,曲心安整個人都快要掛在楚淮南身上了。

等到兩個人走到外面,明晟正在外面等着,不停焦急的看着手錶,開門催促着兩個人:“老大,法院真不是我們家的,快點走吧,要不然就遲到了。”

“走啊,老爺子好不容說服上面要在軍區裏面召開,我再不去是不是顯得太厲害了一點。”曲心安虛弱地笑了笑,自嘲着說道。

想要說什麼話,卻憋不出來,確實軍區法院的確不是他們任xin的地方。

就算是旁邊有着明晟的緊趕慢趕,他們二人到達的時候還是已經人滿爲患,整個軍區的人差不多都到達了,畢竟整個軍區這麼熱鬧還是上次曲心安把軍區給炸掉的時候。

曲心安在觀衆席上面看見太多熟悉的臉,她想着如果自己一格格的前去打招呼,那麼這一天不要幹別的了,就算是一直到晚上這招呼都打不完。

索xin裝作一個都不認識,徑直的走到了被告席上面。

而對面坐的便是方智範,像是想起什麼來重新搜索了一遍觀衆席,都已經看見了威嚴十足的吳慶炳,卻沒有看到自己想象的那個人。

側門打開,進來幾個身穿西裝的人

,其中一個便有上次逮捕自己的陳法官。

他們一現身,整個會議廳徹底的安靜下來,偌大的觀衆席一點雜音都沒有,側門再一次打開,由於是在背後,曲心安能夠看到方智範那邊的走出來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胖子。

“請律師入座。”

書記員說完之後,曲心安一擡頭就看見自己這邊坐着一個異常熟悉的人,沈祁峯。

身穿筆直西裝的他,帶着一個金絲眼鏡,不是律師卻像極了律師。

由於兩個人相隔的距離實在是太遠,曲心安也不好詢問,只看見沈祁峯非常平靜的坐在桌子上,整理文件和電腦的時候,不忘記給她一個眼神示意她放心。

爲什麼這個傢伙會出現在這裏,這不符合常識啊!

不過她的詫異沒有持續多長時間,緊接着就陷入了懵逼狀態,她今天明白了一個道理,糊塗是福啊,她要想把今天法庭上的事情全部都搞清楚,會累死自己的!

介於這幾天他什麼都沒有參與,高燒的狀態一直是從牀上躺到現在的,本來沈祁峯寫好的詞由於楚淮南的心疼也沒有讓她背。

活生生的人站在那裏就是一個道具,法官一問三不知,所有的問題都是沈祁峯代替回答。

她就這樣一臉迷茫的看着沈祁峯利落的反擊對方,拿出來方智範來往的書信還有電話錄音,指控對方不僅僅是殺害李銘的兇手,並且涉嫌殺害了陳慶。

和想象之中的不同,等到證人于禁上場的時候,方智範已經徹底的放棄了辯解。

他的律師也非常的明智的改變策略,把所有的一切都往私人上面歸納,不帶有任何的政治色彩。

而沈祁峯也沒有放棄的想要把吳慶炳給拖下水,明眼人都知道整個系列發生的情況,林木森出逃,整個連小隊失蹤,現在李銘和陳慶兩個重要的指揮人被殺,要說沒有關係鬼都不相信。

可是方智範的律師就是要死了不承認,睜着眼說瞎話,是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心生恩怨所有才會產生殺機。

估計法官主持了這麼多的案件,第一次遇到認罪認得這麼積極的。

曲心安現在的狀態完完全全的和法庭上面的看客是一樣的狀態,看着兩個人在法庭之上脣槍舌劍,來回的鬥爭,說話真是的一門藝術,純拿嘴給洗腦。

“那麼,原告律師還有什麼異議?”

“報告法官,我們沒有異議。”胖子做了一個勝利的表情,轉身回去到了桌子旁邊,氣沈祁峯顫抖着手,差點沒有把手中的東西給撕了。

“我在此宣判,於1982號案件曲心安殺害李銘一案,最終結果以方智範誣告他人、以私人恩怨殺害李銘、陳慶兩名戰士、私通國際殺手等罪名,再次選派無期徒刑爲一審結果。”

法錘定音,整個法庭裏面一片譁然,在對着宣判結果進行着議論。

結束了,曲心安腦袋裏面嗡嗡直響,頭重腳輕的從被告臺上走了下來。

清晨。

曲心安把早餐都端到桌子上的時候,楚淮南才從樓上伸着懶腰走下來,三步兩晃的走到了餐桌旁邊,見狀忍不住諷刺着:“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誰說的,今天早上肯定起來給你做飯,要不是我閒的沒事想要多做一份,我們就喝西北風吧。”

聽着諷刺的話都深入骨髓的感覺,楚淮南捂着臉無地自容,要是有個縫肯定鑽進去了:“對不起啦,我昨天處理公務真的太晚了。”

對於這種藉口曲心安都已經背下來了,冷哼了一聲,轉身走進了廚房。

坐在位置上一擡頭就看見對方的兩個人,丫的,自己這樣的生活都快要習慣了,就算是嫌煩每天早上都要問一句:“話說你們兩個爲什麼還在這裏?”

“我們處理事務也到很晚。”明晟說這句話倒是真的,他成天處理公司事務。

蜜糖言情 www.sugar1688.com

不過處理公司事務和做飯有什麼關係,拿着包子一攤手:“所以呢?”

和祿嘴角一笑,說出來的話差點沒有把楚淮南給噎死:“沒空做早餐啊!”

他大早上起來就直接挖坑給自己埋。

上完了東西的曲心安拉着一字坐在了楚淮南的旁邊,看着東西也沒有心情吃,整個人都非常的鬱悶:“楚淮南,昨天民政局又給我來電話了,說你的資格審覈不通過,需要再次的驗證。”

“爲什麼不通過?”大概真是昨天晚上處理文件給累到了,楚淮南到非常的有胃口。

這個時候和祿想起什麼來一樣,差點沒有把自己嘴裏面的粥給噴出來,笑着說道:“是不是還和上一次,說是因爲有犯罪前科,到警察局檔案裏面一查,竟然是涉嫌強間未遂。”

一聽這個,曲心安也忍不住的跟着哈哈大笑,不忘記調系着旁邊的人:“楚淮南你出息了,我都不知道你這個罪名。”

“傻子都知道這裏面是誰在搞怪!”三番五次的就是結婚證的資料過不去,每次都能編出新的理由來,去民政局詢問又說不出個所有然來。

這個時間誒上能夠有這麼大的權利,還不想讓他們兩個結婚的人,除了沈祁峯那個只會在背後使絆子的傢伙,還能夠有那個混蛋!

“就不能不要結婚證,先結婚嗎?”曲心安一張好看的小臉全部都湊到了一起,她是着急啊,自己的婚紗都已經買好了,再這樣放下去就能夠再生出一個小婚紗來了。

“你爹不是不許嗎,他說要宴請四海八荒的人,到時候市長、老爺子等等都要來。”楚淮南沒想其他家老丈人說的話,都想吐槽一句什麼玩意。

本來他想要的只是一個浪漫的婚禮,這個婚禮現場全部都是自己親朋好友,在彼此的見證下我們一生一世,聽着曲允源的描述,楚淮南總感覺肯定會辦成一個大型交誼舞會。

這些來的都是

有權有勢的,萬一沈祁峯那個孫子又來搗亂,婚禮現場沒有結婚證,這個傢伙肯定會雞蛋裏面挑刺的:“你想想,沒結婚證行嗎?”

“可是我再不結婚的話,吳心悠都要結婚了,我的伴娘只剩下楚沫一個人了。”曲心安哭喪着一張臉,感受着遙遠之外來自於吳心悠的威脅,要是自己在這樣耽擱下去,估計就連楚沫都剩不下了,自己到時候又要辦中式婚禮了。

和祿難得有良心的,竟然主動詢問着:“老大,婚姻是不是真的要拖?”

不過楚淮南並不相信他的良心,眼神非常戒備的看着地方,反問着:“你們想幹什麼?”

“伴郎想要暫時請假。”和祿敬禮,擺出一張臉很不好意思的回答着,反正伴娘這個時候也都忙着呢,他們暫時消失一會也沒有大壞處。

這一句話,同時引起了吳心悠和楚淮南兩個人的注意,詢問的目光同時往那邊投了過去。

“我想要回老家看看。”和祿有些不好意思的從嘴裏面蹦出來這句話,這個時間竟然又能夠讓他不好意思的事情,太不可思議了!

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件事的曲心安,對此非常的詫異:“我的天啊,和祿你竟然有老家!”

“真新鮮,就算是孫悟空從石頭縫裏面蹦出來都還有一個花果山呢。”他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就算是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叫什麼從小在那裏出生,但是人的記憶裏面總會記得一個從小長大的地方。

我們什麼都知道,只知道在兒時的記憶裏面,那個地方稱之爲家。

回家看看這是非常正常的,當初他們兩個來這裏工作的事情,楚淮南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所以對於他們從小生長的地方,只是有一些模糊的概念。

但是不管怎麼說,想要回家就和想要上廁所一樣,你要是攔着你就是沒有人xin了,正想要回答的時候。

明晟也跟着補充上來一句:“總裁,我想要陪他一起去,他一個人回去我不放心。”

不論是cn還是勝利集團,曲心安發現一個特點,只要是楚淮南手下的人都會叫他老大,但是隻有這件事情非常的重要,便會稱之爲掌門或者總裁。

看樣子這件事對於明晟真的很重要,楚淮南連想都沒有想,直接回答道:“沒問題,跟着他去吧,我也不放心。”

“我也不放心,記得路上要好好的照顧他。”曲心安生怕不夠亂的,也跟着加上一句話。

和祿氣的連飯都不吃,直接把筷子給甩在桌子上面,不甘心的說道:“我哪有你們說得這麼的不堪,我也很厲害的,我真的很厲害,天底下有幾個和明晟這個樣子的變態,誰打的過他,你舉個例子啊!”

從飯碗裏面擡起頭來,楚淮南很是平淡的來了一句:“我就打得過啊!”

這頓飯直接讓和祿憋出了內傷,估計需要治療好久才能夠過來。

吃完飯,大家各司其職各自去幹自己的事情,曲心安前幾天往上提交了報告,請求暫時休息幾天,肚子一天天的大都能夠感覺裏面的小動靜。

再次站在街頭當着警察顯然已經不切實際,她要真正的在家裏面養着了。

不過林江玉從電話裏面說,過幾天要抱着孩子回來,這個樣子身邊就有一個有經驗的人可以指導了,曲心安盤算着身邊的人,一如既往的瑣碎。

楚淮南把對面的人緊緊地擁抱在懷抱裏面,他感覺有些對不起的詢問道:“小安,你會不會有些不甘心,你明明有才能爲了我卻每天都重複着一天天沒有意義的生活。”

“你說什麼,只要有你的存在,無論什麼樣的生活都有意義。”我人生的全部就是因爲你的存在而變得有意義,所以這些都是很瑣碎都是幸福。

曲心安擡頭瞧了一眼表情有些不對的楚淮南,直接戳破:“倒是你,這幾天在想什麼,表情明顯不對勁。”

“孩子老婆,還有父母,突然之間我好像什麼都有了,我過上了我想要的生活。”楚淮南有些恍惚,這些真的都已經實現了嗎?

曲心安拽着對方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臉,告訴着對方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這不是應該的嗎?”

“我害怕,你知道嗎膽小鬼連幸福都害怕。”楚淮南失去過太多的東西,他從小有多麼的渴望平靜的生活,現在就有多麼的害怕失去這一切。

看着他的樣子,曲心安有些心疼伸手摸着他的腦袋,不知道顧和共把楚淮南撿走是對是錯,如果沒有抱走的話,那是不是楚淮南從小就和自己一起長大了?

伸手摸着他的頭髮,剛洗完澡的身上有一股非常好聞的清香味道,一本正經的回答着:“沒關係的膽小鬼,從現在開始我保護你。”

楚淮南轉頭看着她的突然笑了出來,他失去了確實很多,不過上天彌補他了。

總有一個人的出現,會讓你原諒這個時間上所有的不公,伸手把曲心安直接拉進懷裏面,下巴頂着她的腦袋上,她的臉就貼近胸膛位置,都能夠挺聽見裏面有力的心臟跳動聲。

腦袋上面傳來楚淮南低沉磁xin的聲音:“安,我承諾你,不論以後發生怎麼,我永遠不會捨棄這個家,我會用我的生命和一切守護這個家的安全。”

聽到這話,曲心安伸手反抱住對方,搖搖頭,悶聲悶氣的說道:“什麼都不會發生的,我們會一直平平凡凡的看着自己的孩子長大,然後我們也會一直幸福下去的。”

會的,他們絕對會的,就像陶薇說希望自己的女兒幸福平安就足夠了,她一直不理解其中的意思,更不明白只要平安那麼人生又有什麼意義!

現在她終於懂了,愛情大概就是讓你遇到一個願意讓過上索然無味生活的人。

我的總裁大人,我們一定會平安幸福的。

……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