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27章 擡頭遙望落安山 END

發佈時間: 2023-08-01 18:15:13
A+ A- 關燈 聽書

如此,自然不會有人害怕,而是驚訝的同時,滿心的同情。

可是,這個時候,君若塵並不想跟她們說什麼,她們要哭便隨她們去吧,他若離開了,她們也就不會哭了吧?

故而,君若塵也只是加快了離開這個範圍的步伐,一心逃離的君若塵回過神來時竟已經走到了郊外。

蜜糖言情 www.sugar1688.com

一無所獲的君若塵嘆了口氣,沿着郊外的小路走着。腦海裏開始回想着他與湘湘點點滴滴,剛相識的時候的每一個場景,君若塵淺笑一下。

在他的眼裏,湘湘一直都是那麼單純可愛。

或許她不聰明,或許她不能幹。

但是她溫柔,她貼心,娶妻不是要妻子怎麼幫助自己幹大事。

而是找個能陪着自己安安穩穩過一生的人,她會心疼丈夫,會照顧丈夫。

陪着丈夫過着就算很平淡的日子,就夠了。

很多人都想着轟轟烈烈纔是真生活,卻不知平平淡淡才更難得。

轟轟烈烈難,其實,平平淡淡才更難。

這郊外,也只有君老以前居住的地方,是他和湘湘見過面的地方。鬼使神差的,君若塵想要去那裏看看,算是回憶吧。

只不過,君若塵走到那裏的時候,原以爲,許久不住定然是落滿灰塵的,不曾想院子的石桌竟然會是這麼幹淨,像是有人在住一樣。

等等,有人在住?

君若像是塵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快步走到屋門口,剛準備推門而入的時候,身後傳來了那讓他在腦海回憶過無數遍的聲音,宛若天籟一般。

“這位老爺爺,您怎麼可以在主人不在的時候,擅闖呢?”

君若塵推門的手猛然一抖,那聲老爺爺讓君若塵情何以堪。本不在意他人目光的君若塵,瞬間竟然沒了回頭的勇氣。

湘湘看到那人背對着她,聽到她講話後也沒有打算要轉過身來的意思,就有些不解了。難不成那個老爺爺聽不見她說的話?不過,湘湘更疑惑的是,這個老爺爺的背影,怎麼那麼熟悉……

君若塵扶着門板的手,慢慢下滑,收緊再收緊,直到舒了一口濁氣,君若塵才轉過身,看向湘湘,他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湘湘,是該怒氣衝衝地瞪着不辭而別的湘湘還是該無所適從地迴避湘湘的目光?

湘湘見到那人的真面目之後,已從疑惑漸變成震驚了。”君、君若塵……”

湘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見到的,君若塵怎麼會,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了,他那一頭如墨的秀髮怎麼會白透了?

“君若塵,你……”湘湘如同喪失了語言能力一般,硬是說不出後話來。

君若塵朝着湘湘一步步走過去,風揚起他如他月白長袍一樣顏色的長髮,絲絲銀白,刺痛了湘湘的眼,更刺傷了她的心,離開的時候君若塵不還是好好的麼,爲什麼才過了些許日子,君若塵就變成了這般模樣,他到底是經歷了什麼?

湘湘也想邁開腳步,迎向君若塵,但是想到她不辭而別的理由,還是硬生生的忍下了想要撫摸君若塵臉頰的衝動。

君若塵走到了湘湘的面前,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會嫌棄我變成了這般模樣嗎?”

湘湘想也沒想就搖頭如撥浪鼓,轉而落入了那個她最想要的溫暖懷抱,君若塵輕輕擁着湘湘,在她耳邊說道:”既然你都不會嫌棄我變成了這個樣子,爲什麼又會覺得我會嫌棄你呢?”

“君若塵,我……”

“湘湘,人生苦短,你不嫌棄我,我不嫌棄你,那你爲什麼還要逃避呢?”

“我。”

“湘湘,什麼事都沒有了,現在,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千山萬水,帶着我們的孩子,踏遍紅塵。”

“可是。”

“沒有可是,你不可以不要我,不可以不要我們的孩子,你是我妻子,你是孩子的母親!”君若塵直接堵回湘湘要說的話。

湘湘眼淚不受控制奪眶而出,她還想說,卻已是哭腔,說不出了。

好不容易纔止住哭泣的湘湘靠在君若塵的胸前,擡手擺弄着君若塵胸前的銀髮,說道:”相公,我如今纔算是徹底想明白了,就算我的生命只剩下一天了,我也要待在你的身邊,死在你的懷裏。”

“龍湘湘!”君若塵聽到湘湘開口閉口死啊死的,頓時就怒了,其實,君若塵心底卻是慌得很。君若塵沒有忘記冷翊非之前說過的話,湘湘二次取血,已經傷及根本,如果休養的好,或許還能活下去,一年兩年甚至更多,但是,如果不幸,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那樣靜悄悄地死去了。

想到這些,君若塵的心頭就如被人用麻布袋捂住般難受不已。所以,接下來的每一天,每一刻,都是珍貴的。

君若塵在湘湘的額頭上深深地印上一吻,”龍湘湘,什麼都不要想了,我們回去吧?”

湘湘搖了搖頭,君若塵以爲湘湘還是不願意跟他走,”你不是說……”

“相公,我們就住在這裏好不好?這裏離落安寺最近了,等到來年寒緋櫻再盛開的時候,我們一家四口就可以第一個看到了。”

望着湘湘滿眼的憧憬,君若塵淺淺地笑了起來,”好。”

一個好字,道不盡君若塵想要說的話,卻是道盡了君若塵的溫柔。

一如湘湘所說,他們一家四口住進了這個簡陋卻還算大的茅屋,過上了恬淡的生活。這纔是君若塵和湘湘一直想要過的日子。平平淡淡的小日子,湘湘在家相夫教子,原本打算在院子裏種些青菜,可是君若塵不許,說那太累。而君若塵自己的家底還算殷實,就算他不出去幹活也足夠養活這一家子,但是過日子,總歸不是那麼過的,還是需要勤勞的耕耘的。

所以,君若塵每晚都有寫好幾幅字,然後第二天就帶上一家子到城裏賣,這還真是,形影不離啊。

君若塵是誰,傲遊誰不認識,就算他現在辭官歸隱了,但是他的名氣在啊,所以,他來賣字畫,根本就不用吆喝的,就有許多人來買,每次纔剛剛開始賣轉眼就沒了。

湘湘還打趣道:”你看看你,倒是個活招牌,我們什麼都不需要說,就被搶光了,呵呵,我家相公真是會掙錢。將來我和孩子們可有好日過啦。”

君若塵聽到湘湘這番話笑的開心,路過的人紛紛瞪大了眼,從未見過英明神武的左相大人笑的這麼開懷啊,不,就算是微微一笑都不曾見過的如今這真是天下奇觀啊。

已經有按耐不住心情的女子紛紛尖叫起來了,”啊,左相大人笑起來好迷人啊。”

“人家已經不是左相大人了,你可別亂喊,應該喊人家,君大公子。”

“啊,是哦,君大公子,是君大公子。”

湘湘瞟了一眼假裝沒有聽見那些女人的對話的君若塵,而後莫名其妙的有些吃味,又莫名其妙的做出了一些她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會做的事情的事情。

湘湘直接踮起腳尖,伸手勾住君若塵脖子,將君若塵拉到自己的嘴邊,然後吧唧一下狠狠地親了一口,然後再看向那些光明正大討論別人家相公的女人們,宣示主權。

君若塵不由得笑意更甚,愛極了湘湘這副小心眼的模樣了。

一旁正一起玩耍的姐弟倆看到了這場面,齊齊說道:”孃親,爹爹我也要親親。”

“好,好,孃親親親,一人親一下好不好?”湘湘樓着她的兩個心肝小寶貝在他們的臉上各自親了一口,然後想要抱起他們倆去給君若

塵也親親時,忽然頭一暈,差點沒摔着孩子們。

君若塵心一緊,扶住湘湘,”湘湘!”

湘湘搖搖頭,瞬間黑了的視線也恢復正常了,”我沒事,相公,你別擔心,就是突然有點頭暈罷了,沒事沒事。”自從再見到君若塵,湘湘已經徹底改口,張口閉口都喊着君若塵相公,其實,湘湘心裏是害怕的,她怕指不定哪天她就……所以趁着現在將以前沒喊的全部補上……

“我不放心,我們回家吧,回家後,你躺牀上休息一下,然後我就去找冷翊非來再給你看看。”

湘湘知道她不答應不行的,不答應君若塵不放心,所以點點頭,任由君若塵攙扶着回了家。

回到家以後,君若塵扶着湘湘躺下,爲了不讓湘湘擔心孩子沒人看着,而且孩子還小的確離不開人看着,所以君若塵只好帶着兩個孩子出門去找冷翊非了。

火急火燎地找到了冷翊非在城中開的藥鋪,剛好看見君若離和鳳新蘇正在藥鋪,將孩子往他們一人手裏放一個,然後二話沒說拉起冷翊非就走。

冷翊非都不用問君若塵什麼事,能讓君若塵大驚失色的事情,從來就只有湘湘的事。

君若離和鳳新蘇對望一眼,隨後也抱着孩子跟了上去。而在冷翊非藥鋪幫忙的殤無憂也放下手頭的藥材,跟上了他們。

越靠近家裏,君若塵心就越跳的厲害,莫名的有些慌亂了,鬆開了拽着冷翊非的手,快一步跨進院子,直奔臥房。

進到房間,就看到湘湘安詳入睡的模樣,君若塵一顆懸着心才放了下來,冷翊非隨後就到,看到君若塵竟然是慌的一頭冷汗。

君若塵走過去,輕喚着,”湘湘,冷翊非來了,讓他給你號號脈吧。”

冷翊非也跟着,走到了牀邊。

湘湘熟睡的面容掛着溫和的笑容,安靜地如幅水墨畫。

君若塵又喊了一聲,”湘湘?”

湘湘還是沒有反應,”看來是睡的太沉了,要不你就直接號脈看看吧,讓她多睡會兒。”君若塵對冷翊非說道。

“嗯。”

“我、我去外面等。”

冷翊非手剛搭上湘湘的手脈,就聽到君若塵說這話,正準備問他不過是號個脈而已很快的幹嘛要去外面等,可是這話一個字都沒來得及說出口,就全卡在喉嚨裏了。

君若塵頓了頓身形,邁着步子離開了。

屋外,君若離夫婦倆抱着孩子也回來了,君若離問道:”大嫂她還好吧?”

君若塵輕抿了一下脣邊,眼眶泛紅地笑道:”好。”

君若離呼吸一滯,連帶着身子也僵了一下。君若塵嘴角的弧度還在,只是,那眼眶卻越來越紅了。

冷翊非從屋子裏走出來,看到院子的人,沒有說話,低落的神情,讓人揪心。

懷裏的孩子們紛紛扭着小身子要下來,嚷着要去看孃親。沒法,君若離和鳳新蘇只好將他們放下,看着他們小小的身子往屋裏跑去。

屋裏傳來孩子們奶聲奶氣的聲音。

“孃親,醒醒,陪我玩嘛。”

“孃親,睡覺,懶懶。”

君若塵眉峯漸漸深攏,強忍着眼眶裏快要溢出來的液體,擡頭遙望落安山,喃喃自語道。

“娘子,待來年寒緋櫻開花,爲夫帶你去看,可好?”

剛走進院子的殤無憂,剛好聽見君若塵這輕聲細語的話,心頭一涼。

清風徐來,將孩子喊孃親起牀的聲音帶向遠方。

小山丘上,殷桐末迎風而立。

他穿着一身紅,戴着那半塊面具,正是他以墨瑾的身份示人時的打扮。

“龍湘湘,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看到的我就是這個樣子,可不要忘了……”

(全書完)